畲族网


版块列表
畲族网民族发展千古史话 → 如何评价王守仁镇压畲族?


  查看128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如何评价王守仁镇压畲族?

盘瓠后
  1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9/12 10:17:27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42 被删:-125 积分:88563 点券:0 注册:2005/1/17
如何评价王守仁镇压畲族?

如何评价王守仁镇压畲族?

 

雷弯山教授《畲族源流研究》一书还比较新,目前还没找到能读的。在新浪博客《历史上畲民起义与盛衰迁徙》(历史上畲民起义与盛衰迁徙_光明人家_65x_新浪博客)一文中倒是看到了具体所指:

明朝统治者得知畲族谢志珊、蓝天凤在赣南起义,十分恐慌。由兵部尚书王琼推荐,派遣巡抚王守仁调动闽、粤、赣、湖广四省兵力7000余人,到赣南围剿起义军。王守仁到赣南后,部队在起义军指挥中心的横水、桶岗、左溪、利头周围的深山密林安营扎寨。大兵压境,一些意志薄弱者被吓破了胆,当时有钟景、李正岩、刘福三支义军叛变投敌。由于叛军内外夹攻,义军外围据点失守被摧毁,义军指挥中心粮绝弹尽。谢志珊、蓝天凤等86位首领被杀害,起义军兵被杀3168人,被俘2336人,老百姓83人。还有马、牛、骡608头,金银114两,兵器 2137件。接着王守仁命令官军向畲族聚居区出击,畲寨被夷于平地,畲族男女老幼被杀戮不计其数。畲族历史诗歌《回忆封金山》如是记载明军的暴行:

官府带兵来畲庄, 抓无男女就烧房,
东村烧尽西村着, 村村畲寮都烧光。
姚源华林连东乡, 左溪靖安大帽山,
畲民汉民无千万, 搭起山寨数千间。
亲种禾稻财主霸, 草根充饥命难活,
遍寨都有饿死人, 一命呜呼喂老鸦。
官兵带刀搜山腰, 抓男奸女杀老少,
许多老小逃得慢, 抓住杀死在大帽。
多少山哈杀山中, 血流山坑泉水红,
今天不死明天死, 不如下山拼刀弓。

明正德年间,赣南地区畲族谢志珊、蓝天凤领导的畲民起义,遭到王守仁镇压以后,该地区的畲民基本上销声匿迹。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江西只有畲族 4000多人,分布地区不是赣南,而在赣东北铅山、贵溪、资溪等县。据调查,这些畲民分别于明朝后期至清朝从福建和浙江两省迁入。被畲族称为发祥地的粤东潮州凤凰山地区,也像明正德年间赣南地区一样,元朝初年陈吊眼的畲军集团在凤凰山地区被剿灭以后,该地区基本上无畲民居住。据调查,在粤东凤凰山地区,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仅有畲族2000余人,这些畲民的祖先都是明清时期,分别从江西和福建迁入,距今仅三、五百年而已。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谢志珊、蓝天凤两人领导的起义,和起义失败后畲族的境遇。对以上信息我本人也没什么研究,不知道该如何评论判断。目前只提几个问题,以待方家:

1.“王守仁命令官军向畲族聚居区出击,畲寨被夷于平地,畲族男女老幼被杀戮不计其数一事与历史诗歌《回忆封金山》究竟是如何传播至今的?根据上述材料可知,赣南畲族经正德一劫,已经被屠尽或逐尽,几十上百年后才由邻省重新迁回(还不是原址),这一过程中《回忆封金山》是如何传播的,在今天各相关畲族地区(赣、闽、浙)是否都有传唱?

2.文字上,赣南原畲族聚居区的官修地方志及其他文献,是否存在明清两代有关当地畲族兴灭的记载,或者其他模糊、避讳、不合常理逻辑之处;物质上,该区域的明代考古遗存(包括墓葬、居住址等)是否支持正德前后非汉族裔文化短期内消失的结论。

3.为什么明代当时的记载,对谢志珊、蓝天凤的起义,完全没有提及其非汉属性?今天我们如果只看王守仁的上疏、明史的记载和大部分现代文献,就会觉得谢、蓝的起义,与同时期被王守仁讨剿的其他起义武装(池仲容、詹师富、陈曰能等)并无什么差异,完全看不出、想不到他们竟然有畲族背景。这与之后王守仁讨伐思恩、田州以及断藤峡、八寨时的情形就有了明显差异,不论王守仁的实际举措还是朝廷的公文,以及今天的叙述,都绕不开这次叛乱的壮、瑶少数民族背景。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如何产生的,是不是从明至今刻意淡化谢、蓝的民族背景,是的话原因又是什么?

我只能提问题,解答还需要高人。

———————————————————————————————————————

刚看了一点《重塑畲人赣南畲族的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一书的相关内容,补充两点:

1.明代史料中对畲族的称呼,写法多作,读音同畲。

2.该书对王阳明对畲政策的叙述大略如下:

明代中后期赣南社会的动乱在王阳明的镇压下基本得到了平息。平定輋乱的过程中,王阳明在运用军事征剿与招抚安插并用的策略基础上,通过添置县治,大力推行十家牌法和南赣乡约,广办社学,大兴教化等一系列的方法较好地解决了明代赣南社会的动乱。此后,王阳明的后继者们在借鉴王氏统治模式的基础上,先后解决了赣南南部和东南部的寇乱,一定程度上完成了赣南地方社会秩序的重建。此后,生活在赣闽粤边具有蛮夷背景的大部分畲民被迫向闽北、浙南及更远的地方迁徙。这些畲客因其异族身份和特征被移居地的汉人所排斥,使/边界直到清末仍比较明显。小部分留在赣闽粤边内部作小范围迁徙的畲民迫于官府政策以及生活环境的压力,大都在清中叶实现了从游耕定耕的转变。随着畲汉双方的密切接触与融合,多数畲民通过习得家族观念、文字书写与仪式传统等汉文化以及结构性失忆使其异族身份得到漂白,畲汉族群边界日趋模糊。因此,赣南清代地方史志有关畲民的记载寥若晨星也就不足为怪。不过,赣南/族群意识、/边界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在兴国北部山区一带保有异俗的山野子身上得到了延续。

可以看到作者遣词较为克制,至少没有出现杀戮”“夷为平地等,只用较为中心的镇压被迫迁徙,并且试图用畲族的汉化来解释赣南畲民锐减的现象。

至于确否,我还是那句话,以待方家。

编辑于 2017-09-05

转自:

 知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4811497/answer/224825842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
盘瓠后
  2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9/12 15:26:44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42 被删:-125 积分:88563 点券:0 注册:2005/1/17
都市种畲:
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百姓不仁,视官府为禽兽,聚而攻之;个别野心家造反,广大畲民遭殃;触及统治阶级核心利益,肯定会被屠戮的,不是王守仁,就是张守仁、黄世仁
我:
王守仁在中国历史地位相当重要,评价很高的,其心学可以说开一代风气。但在残酷性上而言,畲民遭大殃了
都市种畲:
不喜欢这个人,对所谓的心学也没印象。之觉得观竹子的举动很傻
我:
贵州龙场悟道,很有名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