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族网


版块列表
畲族网凤凰山庄兄弟民族 → 客家与畲族关系考


  查看176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客家与畲族关系考

盘瓠后
  1楼 帅哥,在线噢! 2017/4/24 13:52:44

等级:管理员 帖子:6022 被删:-125 积分:87685 点券:0 注册:2005/1/17
客家与畲族关系考
客家者,主体乃南迁汉族与原属南蛮主体之畲族的混合也。
  畲族上古称群舒,是南蛮的主体 。今日徐州,古为徐国,就是舒人之国 。春秋以后,或混合于华夏,或南迁 。
  唐、宋、元、明 时期,赣闽粤边区活跃着被称为畲族的少数民族,他们在与汉族的长期接触和交往中,互相学习,互相适应,最后融为一体,成为客家民系的一分子 。
   畲族的名称,最早见于南宋刘克庄的《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九三《漳州谕畲》,其文曰:“畲民不悦(役),畲田不税,其来久矣 。”文天祥的《文山先生全集》卷一一《知潮州寺丞东岩先生洪公行状》载:“潮与漳汀接壤,盐寇、輋民,群聚剽劫,累政 。”可见当时“畲民”与“輋民”两词并用,潮州所称“輋民”,与漳州的“畲民”,均同样指今日之畲族 。
   畲族”名称虽然最早见于南宋,但并不等于畲族也是在这个 时期才产生的 。“其来久矣”,说明它经过了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 。根据文献记载,赣闽粤边区在“畲民”名称之前还出现过“峒蛮”、“蛮僚”等少数民族名称 。如:《资治通鉴》卷二五九《唐纪》七五云:“(唐昭宗乾宁元年)是岁,黄连峒蛮二万围汀州(黄连洞在汀洲宁化县南),福建观察使王潮遣其将李永勋将***击之,蛮解去…… 。”清嘉庆《云霄厅志》曰:“高宗总章二年(669年),泉、潮间蛮僚啸乱” 。学者们经过研究认为,不论是“峒蛮”还是“蛮僚”,都是说的同一个民族,即指“畲民”的先民 。
   关于畲族的族源,说法较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两说,一是“百越”后裔说,二是“长沙武陵蛮”后裔说 。笔者赞同后说,即主张畲族不是赣闽粤边区的土著,而是外地迁入的少数民族 。畲与瑶、苗同源共祖,最早,可溯源于远古的“荆蛮”,他们生息于古荆州地区 。楚国时,居于楚境内的部分蛮族被迫向南、向西迁徙,从而加速了蛮族重心南移的过程 。汉代,畲与瑶、苗的先人,被称作“盘瓠蛮” 。盘瓠蛮的得名,因盘瓠传说而来 。盘瓠传说,最早可溯源于《山海经》 。《山海经·海内北经》卷一二说:“有人曰大行伯,把戈 。其东有犬封国 。”郭璞注:“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生男为狗,女为美人,是为狗封之国也 。”此即盘瓠传说之雏型 。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东晋郭璞的《玄中记》、干宝的《搜神记》、《晋记》,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等,都有类似的记载 。南朝宋人范晔将这一神话传说载入正史《后汉书·南蛮列传》,足见汉至南北朝其流传已相当广泛,颇具影响 。
   盘瓠传说,不仅载诸史籍,而且还被编成史诗,在畲、瑶、苗等族民间广为流传 。保留在畲族人民中的《盘瓠王歌》,又称《高皇歌》、《麟豹王歌》、《盘古歌》,就是一篇七言的历史叙事诗歌,歌词长达400多行,内容涉及畲族的起源、迁徙、经济生活、政治斗争、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等方面,被誉为畲族人民的“传***” 。其关于畲族起源的情节大致如下:
   上古 时期,高辛皇后患耳疾三年,宫廷太医从她耳中挑出一条似蚕金虫,皇后耳疾顿消 。于是将金虫育于盘中,天天盼着它长大 。不久,金虫变成了一条长一丈二的龙犬 。龙犬遍体斑纹,毫光显现,高辛帝见之大喜,赐名龙麒,号曰盘瓠 。当时番王数侵边境,高辛帝遣将征讨,均不能擒胜 。于是下诏求贤,告示天下:有能平番者,赐金千斤,封邑万户,并妻以第三公主 。龙犬得知,即揭榜奔赴敌国,忍辱负重,服侍番王三年,使番王丧失警惕 。一日,龙犬乘番王酒醉之际,咬断其头,渡海衔归,献于高辛皇帝 。帝大喜,但因龙犬貌丑,欲食前言,不愿将公主下嫁 。正在为难之际,龙犬忽作人语:“将我放在金钟内,七日七夜便可变*** 。”入钟六日,公主怕龙犬饿死,就打开金钟,结果龙犬身子已变***形,头却未来得及变 。于是盘瓠与公主结婚 。婚后,入居深山,开山种地为业 。先后生下三男一女 。长子出生后,用盘子装着去见高辛帝,帝即赐姓“盘”,名“自能”;次子出生后,用蓝子装着去见高辛帝,帝即赐姓“蓝”,名“光辉”;三子出生抱去见高辛帝时,正逢天上打雷,遂赐姓“雷”,名“巨祐”;女儿长大后招钟智深为驸马,其后裔遂姓“钟” 。从此,盘、蓝、雷、钟畲族子孙繁衍 。
   汉、晋 时期,盘瓠蛮主要活动于洞庭湖西南的武陵一带,因地名族,故名“武陵蛮” 。由于受到汉族封建统治者的压迫,他们开始向外迁移,并在迁移过程中,逐渐发生分离 。其中较早往西迁徙,进入黔北黔西、川南、滇东、桂西的一支,后来演化成了苗族 。于隋唐 时期进入赣、闽、粤三省交界地区的一支,后来形成为畲族 。而唐宋 时期由湘南越南岭,分道进入广东、广西的则成为瑶族 。
   隋唐开始进入赣闽粤交界区的武陵蛮,其迁徙的路线是:从洞庭湖边出发,沿着衡州、郴州等区域南行至南岭北麓,不逾岭而东折湘赣边,入赣中赣南,再至闽西南而 粤东,广泛散布于赣闽粤三角区,逐渐形成畲族族群 。
   畲族在赣闽粤三角区流徙的过程中,曾结集于潮州(隋、唐 时期的潮州辖境包括今梅州的大部分县市)的凤凰山一带,并作了较长 时期的住留 。所以,畲族中流传着关于祖居地凤凰山的传说 。如著名史诗《高皇歌》咏道:“龙麒起身去广东,文武朝官都来送;凤凰山上去落业,山场地土由其种 。……蓝雷钟姓出广东,广东原来住祖宗;……广东路上去安葬,广东路上是祖坟;走落潮州凤凰山,住在广东已多年……” 。原来,畲族因居住山林,刀耕火种,是不需交粮纳税的 。正如《高皇歌》所咏:“当初掌(畲语称“住”为“掌”)在凤凰山,做得何(畲语称“有”为“何”)食是清闲;离天三丈无粮纳,离木三丈便种山” 。所以,唐宋 时期,畲族人口发展很快,几乎占领整个 粤东地区 。清光绪《嘉应州志》云“梅地古为畲、瑶所居” 。可见畲族对 粤东地区的影响是很深的 。
   宋元 时期,由于畲族人口急剧增加,加上其它政治、经济等原因,畲族复又由 粤东向赣南、闽西等地迁移 。流传在闽东、浙南畲族中的《畲族祖先传说》这样说:“随着人口的急剧增加,凤凰山的名气越来越大 。官府知道了,要他们按地纳粮,照人抽税 。他们交不起粮税,官府派兵围剿 。在交战中阿郎和爱莲(畲族的男女祖先—引者)不幸牺牲 。他们的劳动成果被官府霸占,迫使其子孙逃离凤凰山 。” 子孙后裔虽然迁走了,但结集地烙下的信息却是深刻的 。因此,凤凰山之与畲族,就象宁化石壁之与客家人、南雄珠矶巷之与广府人、洪洞大槐树之与华北人一样,都是移民史上象征意义极强的“祖居地” 。 畲族与历史 时期迁入的汉族一样,对于赣闽粤这片广袤的山区地域来说,也是移民 。因此,他们与不同 时期迁入的汉族构成了杂居错处的格局 。如赣南,据清光绪《江西通志》卷四八“南安府条”载:“当五岭最东为交广襟喉,地多瘴,与輋人杂居 。”又,“崇义俗杂五方,虽风气与三邑略同,而輋人附居,多射猎为食” 。《衢志》卷八“风俗志”载:“龙南山中有畲客,其妇恒终岁赤足与南子杂居作度日,不与汉族通婚,……盘瓠死后,由闽粤播迁处之深山丛中,渐渐阑入衢境 。”闽西,据清杨澜《临汀汇考》卷三载:“唐时初置汀洲,徙内地民居之,而本土之苗仍杂处其间,今汀人呼为畲客 。” 粤东,据宋人编撰的《太平寰宇记》载:梅地宋代的民族,“主为畲瑶,客为汉族” 。 杂居错处必然打破民族界限,促进汉畲人民的接触和交往,而这种接触和交往的过程,便是汉畲民族融合的开始 。民族融合的规律告诉我们,在阶级社会里,被压迫阶级反抗统治的斗争往往成为民族融合的催速剂 。宋元 时期,畲民反抗统治或 起义之事屡见于史,且有些斗争是跟汉族的下层平民百姓结合在一起的 。如:绍兴五年(1145),虔州、梅州以及汀漳等地蛮僚相继 起义 。宁宗嘉定元年(1208),“值江西峒寇李元励窃发”,“众数万,连被吉、彬诸县”,后又向广东南雄梃进,并进逼赣州、南安军,兵威闽粤赣地区 。最后宋王朝“诏以重赏,募人讨之”, 起义坚持四年之久而失败 。理宗景定二年(1262)漳州爆发了大规模的畲民 起义,“群盗益深,距城仅二十里,郡岌岌危矣 。”后朝廷采取剿抚并举的方针,才把这次 起义平息下去 。通过这场 起义,“畲民”这一名称才首次在刘克荘《漳州谕畲》一文中出现 。畲民反抗统治阶级的 起义和斗争,加速了汉畲人民的交往和融合 。特别是宋末元初,面对蒙古铁蹄的侵扰,汉畲人民联合起来进行抗元斗争,演出了悲壮的一幕 。 如,宋恭宗德祐元年(元至元十二年,1275年),元兵攻破鄂州,挥师渡江,南宋震惊,诏诸路勤王 。时任赣州知府的文天祥“捧诏涕泣”,起兵勤王,“使陈继周(宁都人)发郡中豪杰,并结溪洞蛮;使方兴招吉州兵,诸豪杰响应,有众*** 。” 文天祥的妹婿彭震龙也组织畲民参加抗元队伍,“……乃结峒獠起兵 。天祥兵出岭,震龙接应,复永新县 。”当时另一位抗元大臣张世杰的队伍中也有一支由畲族首领陈吊眼和畲民妇许夫人率领的“畲军”配合作战 。他们“聚众十万,连五十余寨,扼险自固”,斗争持续六年之久 。陈吊眼在广东畲民中享有崇高的威望,至今仍广泛流传着陈吊王抗元斗争的英雄事迹 。传说他后来退守在凤凰山的一座山头上壮烈牺牲,今凤凰山区仍保存着历史遗迹“陈吊王寨” 。许夫人也是一位畲民中的巾帼英雄,战死在抗元疆场 。民国38年版《潮州志》有载:“许夫人,潮州畲妇也 。景炎元年,宋帝趋潮州,张世杰招义军,夫人倡率诸峒畲妇应命 。二年六月,世杰自将淮兵讨蒲寿庚,夫人率所部往会,兵势稍振 。后帝泊浅湾,夫人复率兵海上援之,至百丈埔,遇元兵与战死焉,土人义而祀之 。” 继陈吊眼之后,又有黄华和钟明亮领导的畲民 起义,他们打出“复宋”旗帜,予元统治者以沉重的打击 。这种“抗元”、“复宋”的斗争,一方面反映了汉畲民族融合的成果,另一方面它又将大大促进汉畲之间的更加团结和走向融合 。
   有明一代,各地畲民 起义时有发生,如洪武十八年(1385)和成化十四年(1478),钟子仁、钟三领导的闽西上杭畲民 起义;嘉靖四十二年(1563)蓝松三领导的 粤东大埔、程乡畲民 起义等等 。这一 时期 起义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畲汉人民联合斗争,其中以正德年间爆发于赣南横水、左溪、桶岗等地(今崇义县)以谢志珊、蓝天凤为首的畲汉民 起义规模最大 。谢志珊、蓝天凤“自称盘皇子孙,收有传统宝印画像 。”他们“原系广东流来,先年奉巡抚都御史金泽行令安栖于此,不过砍山耕活;年深日久,生长日蕃,羽翼渐多,居民受其杀戮,田地被其占据;又且潜引万安、龙泉等县避役逃民并百工技艺游食之人,杂处以内,分群聚堂,动以万计 。”正德十一年(1516),谢志珊、蓝天凤以横水、左溪、桶岗为中心,发动 起义,旋在下新地、稳下、义安等地设营寨80余处,并与广东高快马、湖南龚福全等 起义相互声援,转战于湖南的桂阳、酃县、宜章和江西的遂川、万安、泰和、永新等地,纵横千里,声震朝廷 。于是,明朝廷任命王守仁为南赣巡抚,节制赣、粤、闽、湘四省八府的兵力,采取剿抚并举的方针,才把这次 起义给镇压下去 。这次 起义,表明汉畲民族融合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此后,为防范汉畲人民再度造反,王守仁上奏朝廷设立崇义县治,县衙就在横水镇 。又采取一系列措施对畲民进行压迫和限制 。从此,畲民不敢聚居于一起,一些畲民隐瞒族性或依附汉姓;客家地区畲族的族性迅速走向消失,以致有清一代直至民国 时期,地方文献资料里面已很难找到关于畲民起事的记载,在广大的客家地区,也罕有完整的畲族村落 。这表明,汉畲民族融合最后完成,客家文化形态已完全成熟 。
  
   ( 引文节自罗勇《客家赣南》)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客家与畲族关系考 转载》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世世代代传唱着的狗王歌的山客,在接受先人遥远的祝福时,在迁徙出凤凰山千百年后,经历苦难漂泊的畲族人还能找到回家的路,找回自己的光辉和荣耀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