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族网


版块列表
畲族网龙麒殿堂文献资料 → 畲民“山居”“火耕”的歧见


  查看476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畲民“山居”“火耕”的歧见

盘瓠后
  1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5/3 9:55:15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51 被删:-125 积分:88659 点券:0 注册:2005/1/17
畲民“山居”“火耕”的歧见
 

畲民“山居”“火耕”的歧见时间:2015-11-03

在“畲民”之称出现前,有关史籍文献中曾称畲族为“蛮僚”、“蛮夷”、“洞(峒)蛮”等,总之都离不开“蛮”。据陈训先先生考证,蛮字原从言从系而不从虫,是指发明蚕丝的地方,与“汶”“孟”相通。粤东畲人远古的居地在山东大汶口一带,和商民族一样,是从东夷民族中分离出来的,且“远在殷周时代以前,潮汕便已经有畲族先民在这里进行高级活动了”⑴。这可说明畲族历史的悠久,然而,直至南宋时才出现“畲民”之称。畲族自称“生客”,有的文著作“山哈”,释其义为“居住在山里的客人”。宋末宰相文天祥作“輋民”,檀萃《说蛮》释輋为“巢居”,即今说“在山间搭棚居住的人”。“輋”同畲,《集韵》释为“火种”,即“刀耕火种”。《畲族简史》大体归纳了这几种说法,认为畲族是在山里搭棚居住,刀耕火种的民族,故而称为“畲民”⑵。联系畲族曲折的历史发展过程看,此说未必真正体现畲族的实情。在此谈点歧见,以求教于方家。 nrH奇闻趣事_奇闻异事怪事_科学探索发现_社会焦点媒体—华奇网

一、生活环境——山与“洞”有区别nrH奇闻趣事_奇闻异事怪事_科学探索发现_社会焦点媒体—华奇网

历史上,畲族曾长期生活在闽粤赣三省交界一带,在唐初前乃连至泉、潮滨海。南宋刘克庄《漳州瑜畲》说“西通潮、梅,北通汀、赣”。这个范围相当于潮州、梅州、泉州、赣州等地相连的大片地区(包括以后析出的漳州、汀州等地)。据杨澜《临汀汇考》、管长墉《福建之畲民》和陈元熙教授的考证,在唐之前,闽省古居民无论称闽称蛮,都是畲⑶,也即说闽省全境都是畲族先民居地。这一带地形多山,间有河谷、盆地,沿海有小平原。九龙江、闽江、汀江、韩江和赣江支流穿越其境。从总体看是山区,但不是“山里”,有平原、盆地、河谷低地和出海口。这一带也是中原封建统治鞭长莫及之地。在唐代统治阶级的政治压迫到来之前,这里的山川盆地、滨海平原应是畲民的乐园。畲民定不像封建仕大夫们所说的那么傻:“好山恶都,不乐平旷”。因在“山里”谋生要比河谷、平原地带难,不但交通不便,土地贫瘠,而且缺少生活必备的水资源。在一无外族入侵,二有“畲田不赋,畲民不悦(役)”政策的社会条件下,畲民决不会无端地居险而弃平。 nrH奇闻趣事_奇闻异事怪事_科学探索发现_社会焦点媒体—华奇网

史籍中常称畲族居地为“洞”,如“象洞”“黄连洞”“光龙洞”“平湖洞”“桃源洞”“洞砦(寨)”“百家畲洞”等等,故统称为“洞蛮”“洞僚”、“畲洞”。畲民是否都住崖洞、山洞?不当。畲族男女对歌时,仍称对方住地的村落或附近一带地区为“洞”,如“从小来到朗洞来”,即说小郎居住的那一带地方从未到过。这“洞”实际上是指有较窄的出水口而里面却宽阔或深邃的盆地和河谷地带。如畲民原居地桃源洞(今福建华安县汰内)就是这样,指的是整个汰溪流域;又如龙岩的象洞据说原先里面还生活着象群,故名⑷;再如“平湖洞”乃在福建莆田滨海地区。“百家畲洞”当有百余户,如人口蕃衍,地面狭窄,即要分迁,就无“百家”之称。《资治通金监.唐记》载,乾宁元年(894)“黄连洞蛮二万围汀州”,光畲民起义者就有二万,连同其邻居与家属,大概不啻十万人,这么多人都住山里洞里诚然不可能。《元史.世祖本纪》载陈桂龙据漳州反,后“亡入畲洞”,两年后才被擒,可见畲洞之阔。

唐高宗总章二年(669)始,朝廷派陈政、陈元光、陈王向祖孙三代,相继率官兵到漳、潮一带血腥镇压以雷万兴、苗自成、蓝凤高等为首的畲民起义后,汉人始大量入居,畲民有的被杀,有的被迫逃迁,但是仍有许多“本土之苗杂居其间”,如现在尚有畲民集居的漳州、泉州、龙海、漳埔一带,离海边都很近,不能说畲族都居住在“山里”。当然也有称山的,如畲族民歌中所唱的“封金山”“畲岚山”“凤凰山”“清风山”等,但不可理解这“山”就是一条山岗,而是指环山之中的盆地。如民歌中的“封金山”,期间就有“三万七千串心洋”“八十五里串心街”⑸。象红色革命根据地井冈山,并不是一块山或一片连山,而是指罗霄山脉中的一片山川盆地。唐朝官兵在漳、潮一带实施了45整年的武力才将这次畲民起义镇压下去,可以反证当时畲族人力物力之强,这么强大的力量及支持起义军的后盾,不可能都是住在山顶山腰山坞而不沾平地,故此至今未发现像海岛渔民般叠山建房的畲族居地遗址。再看,到明代正德年间,右佥都御史王守仁檄南赣福建广东三省会兵,深入赣南等畲乡镇压大帽山畲汉联合起义时所见的情景,他曾作诗哀叹“处处山田尽入畲,可怜黎庶半无家”⑹。可见就是中原汉族客家大批迁入赣南闽西时的明代,畲民仍然拥有大量的山场田地,而除“畲贼”之外的“黎庶”大半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大家知道,中国不像印度,山较陡,不能尽数开发,畲民决不会到很远的地方种田又住在很高的山里,因为处处山、田都是他们自己的,根本不必舍近就远。清同治版《汀州府志.象洞诗》有“九十九洞最辽阔,石含砑山酋崪皆山樗”之句,描写原先“南蛮”亦即畲族居地的状况。这里写到了“山”,但它是说无棱高峻的山石间都是臭椿树,可见并未建房住人,畲民若是住在山间“窟穴”,也就谈不上“辽阔”,可知“九十九洞”有许多平坝或盆地。再如浙江省畲民,一般都认为明清时才大量入迁,来得较晚,没有什么好地盘,只能住在“深山老林”。许多文著旧志人云亦云照抄不误。实际上除了文成、泰顺两县无论汉、畲全住“山里”外,像金华、龙游、兰溪、建德、丽水、衢州、平阳、苍南、瑞安、乐清、宣平、遂昌、松阳、云和等地都是全部或大部居住在平原、平原边、河谷平川或山脚边,有部分住在山腰或丘陵地带,真正住在远僻深山或山半腰以上的仍属少数。丽水莲都、景宁、云和、遂昌、宣平(今武义辖)等地还有许多畲民住在城边,如今有的已划归城区了。这些都是明摆的事实。有的畲民一迁再迁,就是要尽可能选择一个自然条件较好的住地。畲族自称“生客”,“生”读[sa?33],而不是“山[san33]哈”。因何称“生客”?1982年蓝玉璋、蓝惠洪、施联朱等《浙江丽水地区畲族情况调查》备有一说:从当地土著的角度看,他们是“从外地迁来的陌生人”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